首頁 > 文化貼切又理性地評判網絡文學

貼切又理性地評判網絡文學

來源:互聯網 時間:2019-01-02

  

  漫畫

  徐鵬飛

  既有網絡文學評論視角各有短長,評論網絡文學只有入乎其內,出乎其外,才能既貼切又客觀理性

  近10多年來,中國網絡文學發展聲勢頗為浩大。這不僅表現在它擁有數以億計的龐大用戶群體以及百萬之眾的寫手大軍,更為重要的是,以網絡媒介為載體,這些用戶與寫手共同建立在“粉絲經濟”上的“部落文化”,對既有“印刷文明”形成沖擊。網絡文學這種獨特的蓬勃局面,自然吸引著眾多批評者目光。面對新的文學挑戰,批評者以何種立場與姿態進入網絡文學、以何種情感態度與之相處,如何在商業性與文化性縫隙中發現新可能,成為網絡文學批評乃至當代文化批評的重要問題。

  就當下網絡文學批評而言,大體包括三個不同維度:其一,學院知識分子的批判視角,這主要集中在學院派網絡文學研究之中。這種批評路徑至少包含三個特點:批評者的學者身份、嚴謹的學理性、學術規范與專業化特征。從批評主體來看,它具備完整的學院教育和正規學術訓練;從批評方法來看,它注重知識的譜系化,強調批評的理論視野和知識結構;從批評風格來說,多是莊重嚴謹的論說體,很少用散漫自由的印象體。其二,文化產業從業者的產業經濟視角。最近幾年,網絡文學的影視改編如火如荼,IP開發成為文化產業新的增長點。這不僅意味亞文化向主流文化的涌動,也吸引大型資本不斷介入。基于此,相當多批評者選擇從市場反響角度入手,以產業經濟視角關注網絡文學的產業形態。其三,粉絲圈內人的“土著”視野,這主要指以網絡文學讀者為主體形成的在線互動式批評。這里的“粉絲圈內人”并沒有經受系統專業訓練,更不具備相關理論知識和批評技巧,其優勢在于他們是伴隨著計算機互聯網技術發展成長起來的“土著”,對他們來說,自發閱讀并積極評價網絡文學是一種生活常態。

  比較三種批評路徑,可以發現,學院知識分子的批判視角雖力圖建立批評者與學者的雙重身份,但囿于傳統文學固有認知立場,容易陷入既有批判理論的窠臼,從而陷入方法與對象的錯位而不自知。就文化產業從業者的產業經濟視角而言,批評者雖擺脫了學院派知識分子的刻板批判性,能夠以更加田野的方式深入網絡文學一線,在產業結構宏觀視野中理解網絡文學的“內部”與“外部”,但也很容易成為產業資本代言人,其資本崇拜傾向需要警惕。此外,作為“粉絲圈內人”或曰“網絡土著”,他們對網絡文學有著深刻的情感體認,對此理解更加直觀也更具現場感,但由于他們的討論充斥著很多流行詞匯和獨特表達,且這些“行業黑話”隨時處于更新狀態,無形中構成的語言屏障將“土著”和“外行”區隔開來。

  在這個意義上,有效融匯學院知識分子與“粉絲圈內人”不同視野,“學者粉絲”路徑便顯得至關重要。“學者粉絲”并不只是流行文化愛好者,而且是特定文化社群的一分子。在此,所謂“學術距離”不是圈內圈外的距離,而是強調一種自省意識,他們“直面自己的文化品位和學術身份”,在批評實踐中“承認并肯定自己的欲望和幻想,而同時仍保持學術熱情和理論的復雜度”。

  應該說,網絡文學批評中的“學者粉絲”路徑,可以有效地滿足學院批評實踐者對“介入”的期待。他們能貼切地理解網絡文學,而不是站在“純文學”立場要求網絡文學。然而,“介入”之后,如何滿足一種“入乎其內”而又“出乎其外”的內省與反思,尤其是如何破除“學者粉絲”當局者迷的神話,使他們倡導的“文明引渡”切實導向一種積極文化建構,而非在過分強調理解的過程中,將批判性的喪失視作理所當然。畢竟,目力所及的“學者粉絲”仍然將“部落文化”的發揚光大視作自己矢志不渝的文化使命。這種牢固立場所導致的偏頗,恐怕是我們討論網絡文學批評的“學者粉絲”路徑時需要認真檢視的地方。

全民欢乐捕鱼ol 抢庄牛牛可以开挂吗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重庆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买吗吃单稳赚方法 中彩堂 阳光娱乐注册 自由抢庄牛牛玩法介绍 网球比分 欢乐捕鱼技巧打法 赌龙虎口诀 篮球大小分投注技巧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福彩乐透c515玩法 双色球走势图教你投注 棋牌代理加盟